热圈超绝缘体

专业的幽灵船老水手

【哈铁】【亲情向】Emotional Manipulation

Summary:我将吻去你的泪水,抚平你的伤口,在末日来临的前夜与你相拥、哄你入眠。

        握紧托尼•斯塔克的双手时,哈利会想到三年前——也是圣诞节——那只一头扎在自家客厅窗玻璃上的麻雀。“罗斯山被暴雪肆虐”电视里是这么讲的;他觉得“肆虐”这个词很有趣。
        不过确实很冷,他和妹妹窝在妈妈的身边,他问她爸爸是不是一直不回来了。这时一声闷响越过窗外狂风的咆哮,他看见了紧闭着的窗户外有那只麻雀。它太可怜了,完全失去了方向,小小的身影融在漫天的雪里,和雪花一起被风裹着忽左忽右地飘。
         男孩跳下沙发跑到窗前,踮起脚伸手用袖口擦了擦玻璃上的水雾,可是当他终于可以清楚地往外望时,那只麻雀忽地往下掉落,之后就不见了——只有窗玻璃还在持续轻微地颤动着。

        托尼的手还在持续轻微地颤动着。焦虑症患者的阵阵心悸撞击着哈利的脑部神经,将这个思绪纷乱的小孩子从三年前唤回到托尼面前;于是他有意要让托尼的颤动停下。“你需要深呼吸。”他说。他用手指去磨蹭托尼的掌心——湿漉漉的——然后捂上对方冰冷的指尖。对方呼出一口气,“我需要不会逼我发作的伙伴。”斯塔克快速地反驳。

        小孩儿没来得及回答;他注意到对方眼睫毛上有细碎的闪光,末端挂着还没融化的雪。他想要去摸,可是面前的人眨了眨眼,那几片雪花就消失了。托尼皮肤下每条血管的跃动全都被他的手指捕捉到了——清晰,稳定而有力——他知道托尼下一秒的呼吸就会恢复正常的速度,下一秒就会松开他的手。
        托尼确实这么做了。恢复了的焦虑症患者站起身,若有所思地望着前方;而金发男孩的指腹上还残留着一点点潮湿,现在又染上了少许寒意。“我知道了……”托尼转过头来,眼眸里像是在酝酿着一场细小的风暴。“不过你现在应该回家了,孩子。”
        哈利看着他抬步欲走的样子,急急忙忙拽住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    “如果你需要帮助,我就会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托尼笑了起来。“我不会需要你的帮助的,小屁孩。”他说。——好吧,好吧,都依你说的。小孩子瘪了瘪嘴,任托尼拍拍他的肩膀后向着马路的另一边走去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托尼!”
         哈利想了想,冲路对面的人喊道。对方再次转过身时,哈利不能很清晰地辨认他脸上摆出的无奈神情,但是他的双眼亮得惊人。
         于是小男孩儿把双手环成筒状放在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只要你需要帮助,我一直都会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蓦地一辆黑色汽车从他面前呼啸着疾驶而过,车灯的轨迹顷刻间被拉长,明亮又眩目。
  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17)